祁懷高
  在習近平主席對澳大利亞進行訪問的同時,中國與澳大利亞17日實質性結束自貿協定談判,這開創了中澳關係更加精彩的新篇章。在這一背景下,中國如何深化與澳大利亞的戰略伙伴關係,成為中澳雙方關註的重點。
  筆者認為,就中國在南太平洋地區的戰略佈局而言,如能抓住當前契機,澳是中國未來10年值得用心打造的一個“戰略支點”國家。原因在於:澳大利亞具備成為戰略支點國家的綜合國力和地區影響力,而且澳大利亞是中國拓展南太平洋時必須與之打交道的領軍國家,確保澳對華友好是中國海上安全和拓展南太外交的關鍵所在。此外,中澳之間有著巨大的共同經濟利益。最為重要的是,中澳兩國之間並不存在直接的、涉及根本國家利益的衝突。
  要把澳打造成為我戰略支點國家,必須付出努力,筆者認為可從四個方面著力:首先,借助澳國內對澳美同盟缺陷的辯論,拆解該同盟對發展中澳戰略伙伴關係構成的障礙。目前在澳國內正在進行一場關於澳大利亞是否仍然需要澳美同盟的辯論。儘管一些右翼保守勢力仍認為該同盟對澳的安全非常重要,但越來越多的有識之士認識到澳需要平衡好澳美安全關係和澳中經濟關係,澳不應在中美之間“選邊站”。而且,澳國內越來越多的公開言論開始質疑與美國保持如此緊密的安全同盟關係是否有必要。中國可借助中澳自貿談判取得的巨大進展,以這一契機影響輿論朝著有利中澳關係的方向發展。
  其次,通過中澳自貿協定來助推中澳戰略伙伴關係的發展。中澳經濟和產業結構具有明顯的互補性,達成自貿協定有利於兩國資源的優化和福利的提高,同時也有利於深化兩國的戰略伙伴關係。在將澳打造成我戰略支點國家的政策思考中,中澳自貿協定必須用戰略眼光看待,從這個角度來講,中澳自貿協定不僅僅是一個經濟協定,更是檢驗中澳戰略伙伴關係緊密程度的政治協定。
  再次,將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延伸到澳大利亞和南太平洋地區。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起初針對的重點是東南亞國家,後來擴展至印度洋地區。為了將澳打造成中國的戰略支點國家並積極佈局南太地區,筆者建議將“海上絲綢之路”進一步延伸。這將有助於確保南太平洋地區海上貿易交通要道的安全和暢通,也將有助於推動形成一個包括中、東盟、澳、新、南太平洋島國在內的“東亞-南太自貿區”。
  第四,積極推動與澳在全球和地區多邊機制中的合作。多邊外交被澳視為其外交戰略的核心之一,多邊外交也在中國總體外交佈局中占據重要地位。中澳可在太平洋島國論壇、東亞峰會、東盟地區論壇等地區多邊機制中加大合作力度。中澳在多邊機制中合作的意義還在於中國可給澳提供戰略回報,即中國通過多邊機制來提升澳在亞太的地位和影響力。▲(作者是復旦大學中國與周邊國家關係研究中心副主任)
(編輯:SN090)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go25gouzdg 的頭像
go25gouzdg

鍾嘉欣

go25gouzd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